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调教清纯老婆的真实经验
调教清纯老婆的真实经验

调教清纯老婆的真实经验

我今年二十六岁,老婆比我小一岁,长得很清秀乖巧,皮肤非常非常白晰,或许因为还没生孩子,所以身材还保持得不错,身高约169公分,体重51公斤,摸起来感觉有点肉肉的却不显胖,胸围有34D,臀围较宽约36,但翘起屁股时却会令我疯狂。

  别看她已25岁了,当年在学校她可是一大堆学长追求的系花呢!虽然刚结婚二年多,不过因为我们是班对,所以也交往五、六年了。我的性欲非常旺盛,需求量很大,还好我是她第一个亲密男友,所以床上的事还蛮听我的,对次数或各种姿势配合度也算高,缺点是交往了那么久,所有能做的都早已做完,渐渐的我开始想来一些不同的变化。

  去年看到许多换妻或是暴露女友的文章,又听说台湾也渐渐开始流行换妻,我不知为什么对此类消息有种特别的冲动,更希望让别的男人看看我老婆美好的身材,甚至在我面前跟她做爱。

  我开始将主意打到自己老婆身上,(这算是精神有问题,还是工作压力太大了?)不过由于她是那种内向害羞保守到极点的女孩,贸然提出这种建议恐怕只有招来吵架,所以我从去年底开始试了几次将类似的文章或是3P的图片故意给她看,她果然一点兴趣也没有,最初连看都懒得看。

  我开始准备长期抗战,仍旧继续把相关的文章图片转寄给她。过了几个月,她开始慢慢会看得仔细一些了,我发现她对一些有肌肉但长相斯文的3P图片会看得较久,对一些较温柔罗曼蒂克的换妻文章也会提出一些问题或话题,开始会问我:“她们的丈夫真的不会吃醋吗?”或“是不是表示她们的丈夫不爱他太太了?”之类的问题。

  我当然开始用力给她洗脑一番,差不多就是“丈夫既然主动提出要求,当然不会介意”,或是“这会使丈夫疯狂、更增加闺房情趣”等观念。她渐渐开始不再反驳或动怒,只表示反正她决不会尝试;我却想着没关系,我可以等,一切慢慢来。

  我开始在做爱时将两只手指放入她的口中缓慢抽插,要她闭起眼睛想象有另一个很斯文的男子正跟我们一起做爱,现在正将他的阳具放入她的口中。尝试多次后我发现她会主动开始搅动她的舌头吸吮我的手指,就像是口交一般;也发现在我跟她描述假装我们正在3P的情节时,会闭起眼睛发出较大的呻吟声,且下体扭动得厉害等反应。

  我知道机会来了,于是我开始问她:“我们真的找人来试试好吗?”她不理我,我说我真的好想好想,她不回答,之后又故意在她心情好时提了几次,她仍是害羞的说:“不要啦,我不要让别人看我的身体。”但我从她的表情及反应中知道,近一年的努力应该已有点成效。

  上个月,我故意问她:“如果对方是个瞎子,完全看不到我们,你愿意试试吗?”她羞红了脸说:“怎么可能?”我说:“如果你愿意,我就会想办法去找啊!”也不知是真是假,她居然半开玩笑地回答:“我不要丑的。”我知道机会终于来了。

  我偷偷上网找一夜情相关的讯息,锁定了几个人请他们Mail照片过来,终于筛选出一个程序设计师:181公分,长相斯文、体格壮硕,自称性能力超强,只想一夜情,既不要钱,完事后也不会纠缠我老婆,可惜当然不是瞎子。我约他出来喝了杯咖啡,顺便看看人与照片是否相符,交代一切套好招后,请他等我电话。

  我在老婆生日那天晚上问她:“你最近经常说肩颈酸痛,我们找个按摩师来家里帮你按按好吗?”她因从未叫过按摩师到家服务而考虑了一下,说:“好像可以试试,肩膀实在酸痛得厉害,但按摩师是女的还是男的?”我故意说:“我不晓得,我看报纸打去问问。”隔了40分钟门铃响了,一切如我意料中,那个程序设计师戴了副很黑的墨镜,不知从哪弄来一根导路杆,穿着一件白色汗衫及运动长裤,假装是盲眼按摩师进来了。我发现他胸前刻意做了张彩色的什么证明,还贴了照片,我想他一定是期待这次聚会期待得疯了,事实上谁会去注意他的证件是什么碗糕!!

  我低声要他动作稍迟缓些,领他进房间后,我老婆吃了一惊,低声说:“是男的耶!”我说:“男的力道强,按摩技术较好。而且人都来了,总不能叫人回去吧?”她哦了一声。

  设计师装出一副很专业的口吻说:“你先去洗个澡,待会方便按摩。”老婆有点扭捏但还是乖乖进去洗了,我趁机赶紧跟那个设计师叮咛了几个重点。老婆出来后围着浴巾面朝下趴在床上,我坐在旁边开始兴奋起来。

  他爬上了床,先假装摸到她的浴巾,轻声说:“请把浴巾拿掉。”老婆面有难色的望着我,我加了句:“他看不到。”老婆再仔细回头看了看他,他戴着墨镜故意以盲人的样子伸手进包包,煞有介事地东掏掏西掏掏找按摩油,老婆似乎放了心,把浴巾丢向一旁。

  他先由小腿开始,将按摩油涂在我老婆身上开始按摩,一直按到大腿,便开始跨坐在我老婆臀部,再由肩颈向下按摩到整个背部,老婆闭上眼睛一副很享受的样子,看样子他这几天有好好练过如何按摩。

  他边按摩边说了一堆“你的肩膀肌肉很紧,应该是工作压力太大了,工作不要太紧张啦”之类的话,接着又爬到床边开始重新按摩她的大腿。他稍微将老婆的两腿分开,可能是没了戒心,她也乖乖将两腿分开,我看到她的桃源洞口隐隐约约在两片小阴唇之间若隐若现。

  设计师开始沿着大腿缓缓向臀部轻按上去,按到大腿根时再退回小腿。几次之后,我注意到他每次按摩到大腿根时总会拱起指关节有意无意地接触到老婆的阴部,头几次老婆总会敏感的轻微震颤一下,还好她以为是难免会碰到的;再几回合之后,他手指按摩大腿的位置愈来愈接近大腿根的尽头,这时他虽然继续按摩大腿,但按摩的同时,指关节等于完全在她的阴道口轻轻摩擦,我发现老婆阴道口开始有些闪光,居然缓缓流出淫水来了。

  她的眼睛紧闭,开始静悄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看到设计师的裤裆竟然也挺了起来。他似乎意犹未尽,要我老婆坐起来,他盘腿坐在她身后继续做肩颈按摩,虽然他是在老婆身后,但由于我们的床边面对镜子,事实上他已从镜中把老婆的正面看个一清二楚,老婆这时脸泛红晕,开始从镜中仔细端详着按摩师斯文的相貌。

  这时我故意说了句:“看你累得汗流浃背,汗衫都湿透了,要不要先脱下来帮你晾干?”他倒也不推辞,直接将衣服脱去露出结实的胸肌,一看就是健身房练过的。这我倒是自叹不如,工作多年,一身白肉早已略显松垮。

  他故意东摸西模的走向桌旁喝一口水、休息一下,我注意到老婆的目光自始至终没有离开过他健硕的身材,且一副无限娇羞的模样。

  我请他先坐在椅子上休息十分钟,自己爬上床亲吻老婆,低声问:“刚才舒服吗?”她点点头。

  我知道她的下体刚才已被挑逗得心猿意马,性欲勃发,赶紧再下些猛药,趁机开始抚摸她的胸部及乳头,她推了我一下说:“有人在。”我低声说:“他看不到。”于是开始吸吮她的乳头,并用手指轻抠她的阴道及阴蒂,她的下体不断扭摆着,搞得我满手指都是淫水。

  如此摸了七、八分钟,由她身上的反应,我知道她快到高潮了,我看了按摩师一眼,他很有默契地故意突然问:“小姐,要继续按了吗?”我假装吓了一跳拔出手指,给她的刺激突然停止,以我过去的经验,我知道她此时是最痛苦的,满心期待着能有东西能填满她的小穴,让她一次登上高峰。

  老婆呼吸急促,一副很不舒服的样子,我却说:“可以再开始按摩了。”老婆似乎意犹未尽,不情愿的趴回床上,按摩师坐回她身旁,故意再由大腿开始按摩,果然指关节又开始摩蹭她的阴蒂了,由于那边已湿成一片,我相信老婆小穴内此时一定骚痒难熬。

  大约过了三、五分钟,我故意问:“你的眼睛是弱视还是全盲呀?”他说从小就是全盲,什么也看不见,老婆仍旧无声无息,只有急促的呼吸声。

  我此时突然直接问他:“你的身材真的很好,有没有女顾客曾精要求你做更激情的服务呢?”他回答:“曾有过三、五次。”我说:“她们满意吗?”他回答:“或许是老天可怜我吧,我虽然瞎,但在这方面似乎的确超人一等,别人都说满意到不得了,而且我都当作两厢情愿的一夜情……”我想老婆此时应该已被挑逗到极高点了,赶紧趁热打铁说:“那今天可以试试吗?”他说:“如果你们愿意可以试试呀!”老婆露出大吃一惊的表情,却又无力地轻声说:“不要啦,不好吧!”我赶紧走过去低声安抚她:“没关系,反正他什么都看不见,也不知道你是谁,今天走了以后也认不出我们。”老婆没回话,我开始继续亲吻抚摸她,且专挑敏感地带下手,老婆开始闭上眼睛呻吟起来。

  过了两分钟,他突然一丝不挂地走到老婆身边,开始和我一起抚摸老婆的乳房。老婆觉得身上多了一双手,吓了一跳睁开眼,结果我们同时被他昂首挺立的巨大阴茎再吓一跳:这哪是东方人的尺寸!以我目视差不多将近20公分,最主要是黑又粗,挺立的阴茎是深深的咖啡色,隐约透出青色的血管;紫黑色的龟头是很大的椭圆形,像个小鸡蛋,连男人看了都觉得兴奋。

  老婆稍微闪躲了一下,我赶紧亲吻她,并说:“我爱你,我现在真的好兴奋唷!”她大概已被欲望冲昏了脑袋,又再闭上了眼睛,任由我们两双手在她身上游移着。

  我拿了条深色丝巾幪住她的双眼,消除她的紧张,然后两个男人恣意吻遍、摸遍了她全身每一寸肌肤,并轮流吮吸她的乳头、拨弄她的阴蒂与小穴。

  老婆的身体开始扭曲起来,我把她稍微拉起,将自己的阴茎放入她口内来回抽送;她自动跪趴在床上翘起屁股,小小的阴唇微开,露出里面红色的嫩肉,按摩师趁机将头埋在她的两片屁股间,舔弄她的阴蒂与阴唇,然后开始用舌尖快速舔弄她的肛门,她兴奋得发出如野兽般的低吼,我一边说着淫秽的字语挑逗她,一边以手势向按摩师示意是时候了。

  他站在床边以手握住自己那支粗黑的巨大阴茎,对准我老婆早已淫水泛滥的洞口,腰一挺,“滋~~”一声就进去了三分之一,老婆“喔”了好大一声,说了句:“不行……不要这样……”用右手往身后去阻止,没想到一把握在那已进去三分之一的粗黑阴茎上,“喔……”她发出不知是兴奋还是什么的声音,似乎也没真想拔出来,我赶紧去安抚她。

  看到她背对着按摩师,用手指轻捏着已被淫水沾湿的滚烫阴茎,似乎想测试出它到底有多粗多长,我加快在她口中的速度,她只好又将手缩回来撑在床上。

  此时按摩师往后一抽,再用力一挺,老婆惨叫一声后,吐出我的阴茎,用手拉下眼上的丝巾,忍不住回头去看,他那粗黑的阴茎竟然全根进入了老婆小穴之内!外面只剩下一蓬乌黑的阴毛。

  接着按摩师便扶着老婆的臀部,开始一连串快速的疯狂抽送,连续干了将近七、八分钟还没停下来,我不得不承认,这辈子还没听过老婆发出过如此凄厉而疯狂的叫床声。

  她直喊着:“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喔喔……我要飞上去了……喔……喔喔……飞上去了……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像哭喊又像歇斯底里,随着他快速抽插的频率,不停地喊着。

  “喔喔喔喔喔……我要泄了……喔……喔……真的不行了……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泄出来了……泄出来了……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老婆高潮时的兴奋叫喊,伴随着他下体不断撞击老婆屁股的清脆“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声,让我兴奋到了极点。

  看着老婆被他干到达至高潮,浑身抽搐了一会后便无力地摊伏在床上,他却似乎仍没有结束的意思,拔出膨胀得更粗更大的阴茎,将老婆翻过身来,抓起两腿放在他肩上,以“老汉推车”的姿势再度插入。

  只不过抽插了两三分钟,老婆又被干得再次疯狂地喊着:“哎……哎唷……不行了……又……又来了……我又要泄了……停……停……喔喔喔喔喔喔……再插下去……我……我会受不了……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停……拜托……停……喔喔喔喔喔喔喔……”按摩师越插越有劲,拉起老婆的手搂住他的脖子、双腿环绕住他的腰,然后双手撑起老婆的屁股一把将她抱了起来挂在腰间,在房间内边走边插。老婆似乎爽疯了,一路狂叫不停,已听不出是哭,还是喜悦,还是亢奋;淫水从她阴道里不停涌出来,顺着按摩师的阴茎淌到他的阴囊上,再积聚在底端滴滴答答的滴落地面。

  按摩师那根粗壮的阴茎自插入老婆的阴道后,到现在转眼已疯狂地抽插了超过三十多分钟,老婆的高潮也来了两次,但仍然完全看不出他要射精的迹象,不禁令我暗暗佩服。

  他这时将老婆放回床上,阴茎一直保持着插在阴道内的状态,老婆的双腿无力地垂在他腰旁,满身大汗,气若游丝,已呈现虚脱状态,整个阴户被干得又红又肿,连两片小阴唇都硬翘起来,但淫水仍狂泄不止,很快就将屁股下面的床单染湿了一大滩。

  他调整了一下身体又开始抽插起来,只听到两人下体撞击的“啪啪”声及按摩师自己的喃喃自语:“好紧……真的好紧……真的好紧……”不久,老婆又开始“嗯嗯啊啊”的呻吟了起来。

  随着抽插的速度加快,老婆的“喔……”声也愈拖愈长,看来她第三次高潮很快又即将到来。我已无法忍耐,赶紧将自己的阴茎再插入老婆嘴中用力抽送,老婆偶尔因太过兴奋而忘了舔弄我的阴茎,更偶尔因对方插得太过深入而忍不住吐出我的阴茎来张嘴叫喊。

  我看到老婆双手扶着他的腰,两腿因兴奋而朝天伸直,并因希望他的阴茎能更加深入而尽力向两侧撑开,我看到她过度兴奋而将两只小脚紧绷伸直,双腿疯狂抽搐发抖。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喔喔喔喔……你好厉害……插得好深……喔喔喔喔……我又要泄了……”在疯狂的“啪啪”声中,我做出平常口交时因怕她想吐而不敢做出的动作,将阴茎用力插入老婆喉咙的最深处,老婆因太过深入而不断摇头,我不再怜香惜玉,用力压住她的双肩,亲眼看到她的喉咙因异物插入太深而隆起了一条肌肉,并不断发生想呕吐的抽搐与起伏。

  看到她脸上痛苦的表情,上身想发出挣扎却无法动弹,下身又同时捱受着按摩师那根巨大阴茎的疯狂抽插,我更加兴奋了。

  龟头受到老婆喉咙肌肉的挤压,眼睛看着按摩师鼓满青筋的大阴茎在她阴道里不断进出,我终于忍不住而用力将精液射入她的喉咙最深处,她的喉咙明显发生吞咽困难的反应,我却像失去理智似的更用力压住她,后来发现她的脸似乎扭曲变形已涨成紫红色,深怕玩过头把她噎死了,才赶紧抽出阴茎,她发出了二、三次的干呕声却吐不出东西。

  我看到按摩师将双手紧压在老婆双臂上,已做出最快速的抽插,以我的经验来看他应该快要结束了。

  如此最深入最快速地抽插了三分钟后,就在老婆“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好涨好涨……龟头变大了……变硬了……喔喔喔喔喔……喔……”凄厉的叫喊中,他紧闭双眼将下巴抬高,大叫了数声“呃呃呃”后,突然将阴茎拔出,大量的精液射向老婆胸前。

  其中第一下射得最远,都沾在老婆的头发及额头上了;余下的有些射在老婆的乳房上,有些射向老婆的小腹,最后挤出的几滴就全部揩在老婆的乳头上。

  他喘着气把射完精尚未变软的阴茎重新塞回老婆的阴道内,伏在老婆小腹上再也说不出话来;老婆则是全身虚脱,只剩胸部因剧烈呼吸而不断起伏,阴户也因高潮而发出一下下抽搐,用阴道紧紧裹住他的阴茎回报予另一种“按摩”。

  我十分满意地对他眨眨眼,他似乎非常满足而疲累地对我微微笑笑,然后才慢慢从老婆阴道内抽出半软的阴茎。洗好澡,送他出门时两人互相再三感谢,没花半毛钱既满足了我近年来的好奇与期待,使性幻想成真,而他也未花半毛钱就白玩了这么清纯保守的女孩,就在二人感觉“双赢”的奇怪气氛下送他出门。

  回房间后老婆不知是否已回过神来,正拿卫生纸擦着胸前及发上的精液,脸红红的拉过被子,澡都没洗就翻身睡去。我问她满不满足,她闭起眼睛害羞地点点头,我知道已成功踏出第一步,我的调教清纯老婆的旅程即将展开。


  【完】